生活星球

除了錢就沒辦法了嗎?
棋盤腳

(一)金錢時代
你很厭倦大人總是問︰「學這個可以賺多少錢?」、「這麼低分你要唸什麼學校?」、「你要是像你姊姊一樣用功,我就不用擔心你的將來。」

不只是老師、長輩都以同個論調在與我們溝通,連我們自己都不知不覺受到影響,開始用就讀的學校、成績來衡量自己的價值,這樣的方式對嗎?難道沒有別的出路嗎?大人都是現實的,是不是因為只有現實一點才可以生存呢?

最近我看到最扯的一則新聞,就是記者計算放颱風假,風速沒有到標準的天數,計算那天台灣損失多少錢,就是所謂「放錯颱風假的損失」,不知道你看到這則新聞的感覺,是點頭稱是,還是有些問號產生?這是一個凡事以金錢來評判對錯的時代,若是以金錢來論,的確是放錯颱風假,但是仔細想想,如果一個孩子為了上學被招牌打傷,或是打死,這樣的損失可以用金錢來衡量嗎?有水準的記者,應該是認為每個孩子、每個國民都是寶貝,寧可放錯假,也不可冒險不放假吧!

從這個新聞事件我們想想,有很多事情我們可以務實的去看待,但是「務實」和「凡事以金錢衡量」之間似乎差距還是很大。例如放棄大學的學業,到直銷公司去工作,這些一窩蜂的行為,裡面蘊含的價值是什麼呢?只重視學業也很俗氣,直銷賺錢也很俗氣,到底怎麼思考才算是有自己想法呢?

為了擺脫凡事以金錢為考量的約束,我們要更深入仔細的想想,內心深處的「動機」為何?

賺錢可以只是為了過好的物質生活,也可以是為了實現下一個夢想,有許多人名義上總是說,為了將來可以過想過的日子,所以現在要拼命的賺錢,其實內心根本沒有仔細想過何為「想過的日子」,久而久之,賺錢的目的就變成只是為了「賺更多錢」而已。


(二)「學業」不同於「學歷」
一個鄉下的原住民,因為很想快點賺錢回家鄉蓋房子,國中畢業就開始以勞力賺錢,每次有人勸告他多讀一點書,他就很氣憤的覺得「大人太看重學歷」,日子久了之後,他發現粗重的工作不斷重複,總是不能滿足自己心裡的某個部份,於是回到部落休息一段時間。

在這段時間裡面,他在親戚家的民宿幫忙帶觀光客,又用當地的自然材料堆出美麗的圍牆,還在民宿房間單調的牆壁上,畫出美麗的風景,突然覺得內心很踏實,雖然賺到的只是零用錢,比不上粗活工資的五分之一。

幾經思考之後,這位原住民又回去做了一年粗活,賺到的錢累積不少,就到夜校讀了設計課程,在學業中重新學習接觸不同的世界,也因為回到學校,交到很多不一樣的朋友,接著他到卡片公司工作了幾年,最終回到部落裡經營民宿和藝術工作室,因為自己也務農,過著半自給自足的生活,所以每年還有餘錢出國自助旅行,到世界各地吸收藝術創作的靈感。

對他來說,最後回到學校讀書,並不是因為需要學歷來找更好的工作,而是需要在「學校的生活」中,重新接觸不同的事物,把自己的興趣更加精進。這條路雖然和一般人不一樣,可是反而顯示出學校教育的真正價值,現在有太多的年輕人,在父母的蔭庇之下讀到大學,甚至研究所,但並沒有真正珍惜在學校「學習的內容」,也沒有把學習的內容與自己的人生規劃作深切的結合、反省,最後只是晃掉就學的時間,敷衍一下課業,拿取「學位」而已。

(三)多接觸不同的生活方式
有時候我們變得跟大人一樣現實,是因為我們不自覺地會模仿父母的生活模式,例如當老師的父母,孩子多半往公教業前進,做生意的爸媽,也會有從商的子女。有時候連找另一半,也會拷貝父母的生活風格,一方面是習慣如此,一方面是「懶惰」去找自己想要的。

我很喜歡的一本書,林翠華《我埋在土裡的種子》,作者三十歲開始結束文字工作,開始教書,她和夫婿為了在花東實踐自己想要的生活,租過各種奇怪的房子,連學生都稱她為鬼屋之王,可是她在教書的過程中,得到最大的精神滿足,和學生們有最真實愉悅的交流,這都歸功於他們夫妻願意嘗試不同的生活,在三十多歲移居花東,不然也找不到這麼快樂的生活方式。

上帝給予我們每個人就只有一次的生命,生命的時間也十分短暫,這讓我們不得不「成熟點」、「嚴肅點」去思考自己要把時間消耗在什麼樣的事情上?這樣我們也不得不勤勞的去探索、嘗試,即使失敗個幾次也無所謂,同樣是當兵,連加恩選擇了非洲替代役,走出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,同樣是跑步,林義傑挑戰了超級馬拉松,把自己的潛能發揮在最合適的點上。

趁著年輕,試著在人生的每個階段都過著自己精神上最充實、感受上最有意義的生活方式,在不斷大膽的嘗試當中,撇開以金錢為目標的生活,說不定你反而在發揮潛能的同時,獲取比想像中更多的金錢,只是這些錢不會改變你對生活的初衷,也不會浪費你的生命在無意義的事上。

我要寫文章感想
來源:
備註: >> 看更多相關內容
Back to Top